广告位
首页 未分类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当地有关干部不当行为致两位老人惨遭离世谁来管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当地有关干部不当行为致两位老人惨遭离世谁来管

 我叫石玉梅、女、汉族、现住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杨庄村4区20号。身份证号:130621193808136320。      &nbsp…

 我叫石玉梅、女、汉族、现住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杨庄村4区20号。身份证号:130621193808136320。
       我叫石桂田、男、汉族、现住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坨南乡杨庄村4区20号。身份证号:130621197503076310,联系电话:13521108616
      主要反应情况:杨庄村主任石伟光和郝春梅、石建明一家对同村孤寡老人石长喜谋财害命,被石桂田父亲石风奎、母亲石玉梅救助没有得逞。此后就开始对石风奎打击报复。满城区坨南乡杨庄村委会、坨南乡政.府、坨南乡派出所、满城区纪.检.委、满城区公安局对石伟光、郝春梅等人故意袒护充当保护伞。韩建友、赵铁刚、石桂芬、石贵霞、李娜对石风奎、石玉梅长期虐待,行为操纵、精神控制,稍有反抗就得挨打挨骂。算计迫.害石长喜和石风奎,他们更是主谋。买通政.府背后操控,害的石长喜惨遭离世。李娜和石伟光勾搭成奸,里应外合算计石风奎、石玉梅,助使石伟光等人气焰更加嚣张,目无党纪国法。逼得石风奎受伤,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2016年11月13日去坨南乡政.府告状,被送到保定市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后不幸去世。
 


      事情经过【1】:杨庄村村民石长喜是孤寡老人,手和脚都是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住的也是危房。村里饮用水打井占用了他的粮食地,该给的钱款补偿村里也不给他。国家有政策对孤寡老人和残.疾都有照顾,可石长喜找到村书记韩忠义、村主任石伟光也没给他任何帮助。2010年本家族侄子石建明、郝春梅一家对石长喜照顾过一段时间,也是对他各种虐待,每天只给一块钱馒头,不给水也不给菜。村主任石伟光还带头和石建明抢了他的宅基地证,然后就想把他饿死霸占宅基地。石风奎、石玉梅实在看不下去他们这种行为,就给与石长喜帮助送水送饭,没让他们得逞。他们就对石风奎产生了记恨,赵铁刚又在乡政.府工作,韩建友又有钱就一起参与买通政.府有些人开始对石风奎、石长喜有计划报复。
       石长喜受到这种对待,就爬行到上级有关部门去告状,坨南乡政.府、满城区公安局、满城区法院都去过但就是没人管他,还让村里把他接回来。每次去接石长喜他不回家,村干部就找石风奎去把他劝回来,可每次回来石长喜所反映的问题村里也不解决。
 


       2010年4月村里为了不让石长喜继续告状,村干部韩晓忠、赵月英找到石风奎做工作让石桂田赡养石长喜。并说明了石建明、郝春梅已经主动放弃赡养,家族别人家也不管。后来村书记韩忠义、村主任石伟光还召集了家族成员和村干部一起说明了石长喜由石桂田赡养。以后石长喜的所有遗产、宅基地、房产、归属石桂田,产粮地也归石桂田家使用。由于石长喜没有直系亲属,当时石风奎要求与村里和石长喜三方写一份赡养协议,韩忠义答应了但当时没写。由于石桂田在北京上班,后来石长喜、石风奎再去找韩忠义和石伟光要,他们更是百般刁难,就连石长喜的合作医疗本村里也给了郝春梅,石长喜去要郝春梅也不给,他们又多次去乡里反映,坨南乡政.府根本就不管。石长喜又去满城告状还是没人管,他的吃药看病和生活都是石风奎、石玉梅自己承担。石桂田把这些情况多次向乡包村干部宋景山,满城区纪.检.委李保健反应,他们也是各种敷衍,不给解决。
 


      直到2011年12月石长喜去世石风奎再去乡里要求解决时,韩建友、赵铁刚代表政.府找到了家里跟石风奎、石玉梅说这件事他们管了,不让乡政.府解决,石风奎不同意,赵铁刚还威胁要打他。两个老人很生气,含辛茹苦把石桂芬、石贵霞养大,成家后石桂芬身体有病,韩建友生活困难,又把孩子帮着养大。赵铁刚为了给石贵霞买城镇户口硬是逼着石风奎拿走了当时盖房子的二千多块钱【30年前】。韩建友、赵铁刚作为共.产.党员更是信仰迷信,为了他们能发家致富,逼着石风奎两次刨开祖坟。现在有钱有势了,从来没给过老人一分钱,老人生病住院吃药也从没管过。他们还要当家做主,稍有反驳就得挨骂。石风奎都七十多岁了韩建友、赵铁刚还要打。后来在石桂田和石风奎坚持让坨南乡政.府处理这件事的情况下,才有村乡两级干部给了一份不合理的协议,敲.诈一万六千元钱【16000】付给郝春梅,石伟光还要了三百元【300】以前石长喜去满城上级部门告状村里去接他的工钱。这样石长喜的所有遗产归石桂田所有,包产地归石桂田使用。在当时乡人大主席袁宝军处理这件事情时,赵铁刚还在给他打电话不让把石长喜的宅基地全给石桂田。
     【2】: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他们又开始继续迫.害。2012年2月村委会又给郝春梅、石建明做了一份假证,说石长喜是由本村村民石振乐所赡养。村主任石伟光和家族成员石建明、石建国、石长武、石庆雨还有已经去世的石长喜都按了手印证明【石长喜去世也是这几个人帮着下葬的,现在又作伪证】。郝春梅就开始对我们在地里种的庄稼故意毁坏,说石长喜的地是她的,石风奎、石玉梅就又分别去找了韩忠义、石伟光、乡政.府、派出所报案让他们处理解决这件事。可是这些部门和个人都维护和支持郝春梅的无理取闹,根本不管。持续到2016年不知找了多少次都不给解决
      2016年国庆节期间村里开始土地确权量地,李娜和郝春梅都去了,还因为这块地发生了争执打架,李娜还拿了确权公司的图纸。这件事乡政.府也参与了调查解决,韩忠义、石伟光就把这块地在石桂田和郝春梅之间来回反复确权。李娜本来就好吃懒做不管白天晚上都出去打牌,不做家务也不管孩子。石风奎、石玉梅做好饭去叫她吃饭如果牌没打完,回家也是骂一顿,说是让她丢脸了。有时候不想吃还会把饭菜泼到石玉梅身上。从二十年前李娜跟石伟光有奸情被石风奎、石玉梅在家里床上现场抓住,李娜还威胁石风奎不要告诉石桂田,不然饶不了他。从那以后李娜更是明目张胆的等石风奎发完工资向他要钱出去玩,开始五百【500】后来一千【1000】每个月都要。石风奎为了能让她收敛点,就每天看着她,她也知道石风奎在盯着她,李娜更是把石风奎当奴隶一样使唤,买东西跑腿或者让老人去结账。可这样也看不住,石伟光依然会晚上去家里找李娜鬼混。现在李娜与郝春梅打架后也假装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不管什么时间,对石风奎、石玉梅非打即骂,几次被打的跪地求饶都不行。周围邻居过来看她也是又打又闹,而且还往屋里大小便,让石玉梅给收拾。把石风奎更往死里打,用手掐着脖子差点窒息而死。就这样虐待,石风奎、石玉梅还怕李娜自己在屋里发生危险,把被褥铺到地上睡觉看护她。
       这几天李娜父亲李民雪也是每天带着一帮人来为李娜撑腰助威逼迫石风奎、石玉梅,说让李娜受了委屈要为她讨回公道。李民雪还带着人半夜跳墙头要把李娜强行带走。李娜更是配合李民雪又哭又闹还拿了把菜刀乱砍,石风奎、石玉梅吓得白天晚上都不敢睡觉得不到休息。
      石风奎、石玉梅知道这是韩建友、赵铁刚他们在背后操作闹事,石风奎就去找了韩建友、石桂芬跟他们讲道理,结果没想到去了以后被韩建友、石桂芬一顿暴打,石桂芬打石风奎耳光,然后韩建友把石风奎打倒在地,石桂芬按着让韩建友用脚狂踹脑袋。嘴里还喊着打死他,石风奎被打的身上、头上全是伤直到昏死过去。他们把石风奎抬到外面扔在公路边上也没管死活就开车跑了。那天是农村集市好多人在围观,但都惧怕韩建友财大气粗有钱有势没人敢管。石玉梅见石风奎很长时间没回家不放心就去找他,走到半路同村石爱英才告诉她说石风奎挨打被扔在那没人管。石玉梅过去后村书记韩忠义、赵月英、韩晓忠几个村干部都在旁边看着也没有帮着救人。等了段时间石风奎清醒过来,邢三起媳妇和石长武媳妇才帮着把石风奎扶回家。
      第二天石风奎和石玉梅就开始找韩忠义、石伟光、坨南乡政.府说挨打的事和土地确认的事,要求把郝春梅叫到一起说清楚归属问题,村干部和乡政.府都维护韩建友、郝春梅根本不管。过了两天村主任石伟光又主动找到家里给石风奎、石玉梅说来帮着解决问题,可实际是他嚣张到让俩老人在外面等着,他去和李娜在屋里鬼混,还有说有笑很是享受。根本不在乎石风奎、石玉梅的存在。石风奎惹不起他们也不敢管【李娜这半天也没有任何精神不正常的表现】。等晚上石伟光从屋里出来两个老人问他事情怎么办?他说明天给解决就走了。后来石风奎、石玉梅又多次去找他就是各种敷衍,最后逼得俩老人先是去给韩忠义鞠躬,石玉梅后给石伟光去磕头求他们。磕的头破血流石伟光还报了警,可警察来了也没履行他们的职责,不管一个老人受的伤害就保护着石伟光走了。还是好心的村民小娟把石玉梅送回了家。
       石风奎见石玉梅头上磕成这样都没人管,心里受了很大打击,整日郁郁寡欢。2016年11月13日下午因为石风奎在院里修理农用推车,有敲打声音把李娜吵到了。李娜从屋里出来对石风奎就是一顿臭骂,说他是窝囊废就知道窝在家里,连郝春梅敢骑在头上拉屎故意找茬,也是石风奎窝囊造成的。李娜更是侮辱石风奎光想着不让她出去天天盯着她,还趁机摸她对她耍流氓。听了李娜的话,气得石风奎当场就站了起来。他本来血压就高,再加上这些天长期休息不好,一下就栽倒了,手里还拿着修车的钉子,扶在旁边墙上头顶在那,钉子扎在了头上。石玉梅当时吓的赶紧去找了书记韩忠义让他帮着把石风奎送医院,可韩忠义却说他不管。石风奎当时很清醒,因为李娜的刺激,再加上长期承受的屈辱,无处说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带着伤也要去乡政.府告状。
     【3】:2016年11月13日下午4点左右石风奎被逼的受伤去了坨南乡政.府告状。可乡政.府并没有第一时间对石风奎进行救助和营救,而是故意拖延时间,耽误治疗。乡政.府和警察先是对他进行了询问。又叫来村干部,在叫来救护车,两级干部跟着才把石风奎送到了满城区医院。这时候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他们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赵铁刚、石贵霞,在满城区医院拍了张片子,医院说治不了,赵铁刚给了石伟光一万【10000】块钱然后没管就走了。他们又经过几次转院9点左右把石风奎送到了保定市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石伟光找了黑社会性质的人员疏通关系医院才同意收留石风奎治疗。办完住院手续又一直等到11月14日01:00石贵霞、赵铁刚再次回来才决定手术。这时石风奎还很清醒,但手术做到一半家属要求停止手术办理出院要转北京治疗。到北京301医院后韩建友、石桂芬也去了,但是已经耽误了手术时间,医院只是做了护理。书记韩忠义才打电话告诉石桂田,医院治不了,石风奎不行了要往回走,要死在北京只能在北京火化,就这样再回保定的路上11月14日16:00左右石风奎去世了。
       石桂田回家处理石凤奎后事,分别去找了韩忠义、石伟光,问他们石风奎去世前有没有说什么,也向他们要医院的手续。他们告诉石桂田,石风奎在乡政.府只是说了他不想活了,别的什么也没说。医院手续在十天后才给了石桂田几张在医院拍的片子,第一张满城区医院的片子也没给。石桂田又去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医院说没有石风奎的住院记录。再去找石贵霞、赵铁刚询问情况时,赵铁刚还威胁石桂田说不要再追究了,再追对你没好处。想好了还在不在这一片生活,孩子和家人还在不在杨庄村生活。对于石风奎的死.亡他们不管也不参与,他们没有那么大势力惹不起。并且赵铁刚还维护韩忠义、石伟光、乡政.府都没有任何责任。听了赵铁刚的威胁,他本身就在乡政.府工作,韩建友有钱有势,跟石伟光他们又勾结来往不断。再有石桂田现在的家庭状况,八十岁母亲、李娜精神不好、孩子十来岁,还得去北京上班。就是知道石风奎死得蹊跷但没有真实证据也不敢再追了。就这样在一个月后赵铁刚、石贵霞联系河北大学附属医院,石桂田才把石风奎从医院接出来入土为安。
      【4】:2017年至2019年连续三年土地确认地块,村里还是继续把那块地在石桂田与郝春梅之间反复确认。在2018年乡里包村干部和书记韩忠义根据我家赡养石长喜的事实情况让村干部赵月英、韩建材、与确权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从新量地,把这块地再次确权给石桂田,可后来村主任石伟光还是不同意。
      【5】:2019年李娜又和郝春梅、石伟光和其他人联合一起作假案对石桂田迫.害。
      事情经过:2019年7月3日李娜被坨南乡派出所抓走,说是2016年因为土地确权把郝春梅打成轻伤。通这件案子才知道,郝春梅打架后去过两家医院检查治疗,结果都不是轻伤,只有公安鉴定说是轻伤。郝春梅这几年一直在用这张鉴定和2012年村委会给她做的假证四处告状。坨南派出所王宪培也收了她的假证,郝春梅要敲.诈石桂田五十万【50】才能了事,而且各个政.府部门一起配合。坨南乡书记、乡长、赵铁刚和石伟光让石桂田付给郝春梅三万三千块钱【33000】赔偿,八千块钱【8000】买回有争议的那块地。满城区公安局领.导白少辉几次接见郝春梅,公安局让石桂田付给郝春梅三万块钱【30000】赔偿。满城区纪.检.委还因为坨南乡派出所长刘全河不跟他们同流合污去抓捕李娜,还把派出所全体警员叫到纪.检.委接受处分。郝春梅还拿着假证几次越级去北京上.访,被公安局、乡政.府接回来继续作假敲.诈。村主任石伟光让石桂田给他二十万块钱【20】帮着摆平一切,李娜就会被放出来,公安也不会有犯罪记录。郝春梅的报案时间、立案时间都不对,也没有公安领.导签字。
      李娜和石桂田要求对郝春梅伤情从新鉴定,公安死活不同意,检察院把案卷返回公安局同意鉴定,公安局还是不同意。到了法院也是今天同意明天不同意反复阻挠,律师刘奇和法官郭洪涛说法也不一样。
到2020年1月法院开庭石桂田和律师刘奇说到郝春梅的各种犯罪,和看见她们打架的三个证明人也不证明郝春梅的轻伤是李娜造成的。这时候李娜作为当事人,要求这件案子她自己做主。李娜承认造成郝春梅轻伤,认罪伏法并同意赔偿郝春梅,为所有犯罪同伙脱去罪责。过后满城区纪.检.委副书记李保健主动参与,利用手中权.力,在不通知家属石桂田的情况下和李民雪要把李娜提前取保。他们安排好一切在让律师通知石桂田去签字,如果不去让孩子去签字也行。这件事石桂田没管。李娜出狱后公安局从新修改补充了这件案子所有不对和欠缺的手续,律师刘奇也在不通知委托人石桂田的情况下去公安局签了字。
     【6】:2020年8月3日石桂田去坨南乡政.府找了书记张新立向他反映了石伟光、郝春梅和以前乡长、书记、赵铁刚、宋领算计迫.害石风奎以及敲.诈.勒.索的事实情况。张书记把这件事交给了乡人大主席宋领带头调查处理。开始等了几天,后来石桂田几乎每天都去乡政.府问结果,宋领都是各种敷衍。四个月后再问,他告诉石桂田没时间去调查,在跟宋领说了中央的讲话和法律规定时间他应该回复结果。可宋领更是很嚣张的告诉石桂田【中央说得多了】。后来石玉梅、石桂田在次找到张新立,在书记亲自调查处理下,韩忠义才把土地确权证给了石桂田。敲.诈案、人.命案和石伟光、郝春梅等人作假案都没有结果。石桂田又分别去了派出所、满城区公安局、检察院、区监.委都没有得到任何解决还互相推卸。在2021年7月21日石玉梅、石桂田去了保定市公安局信.访,2021年7月28日满城区公安局给石桂田打电话说信.访的事领.导已经审批。后来几次去公安局问结果,坨南乡派出所副所长王宪培和两个警察对石玉梅、石桂田进行了询问并录像。刑警队也对石玉梅、石桂田做了调查询问做笔录还签了字。然后让等通知,可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


2021年12月,我向中纪委监委反映了,2022年1月18日,满城区纪委,接到批示,他们已经介入调查,可我每次询问都是让我耐心等待,到2022年七月,我再次找到满城区纪委,这件案子的负责人,雷军,拒不接待,也不回复任何结果,后来又找了纪委书记郝江天,和李宝健,在满城区信访局,一起接见了我,我还当面指出了李保建违规违纪行为,后来李保健,还假冒纪委的名义,让坨南乡现在书记张磊,对我进行调查询问案情,这些我都反应给了,满城区纪委,可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

2022年,我又多次询问了满城区公安局刑警队。朱警官告诉我,刑事案件调查没有时间限制 到了2022年六月,朱警官又告诉我,假证和做假案,应该归派出所调查。我把这件事,反应给了,现在满城区公安局长石恪行。可到现在,刑警队和坨南派出所,还在互相推脱,没有确定应该谁来调查?


公安局刑警队,朱警官告诉我,他们只负责死人的案子,2022年9月16日,我又去了公安局刑警队,队长王建辉,告诉我假证的事,让我去找派出所我反应给了中纪委监委,河北省纪委监委.公安厅,检查院,政法委,和保定市的这些部门,都寄过材料,但也没有结果


我也找过了,现在的满城区政法委书记,路战力,和现在的满城区书记,刘永胜,也没结果


      以上所说均属实。这就是韩建友、赵铁刚、石桂芬、石贵霞、李娜勾.结买通个人和政.府某些人与李民雪、郝春梅、石建明、石建国、石庆雨、石长武和杨庄村书记韩忠义、村主任石伟光、坨南乡政.府原书记、乡长、现人.大.主.席宋领、纪.检.委李保健、公安局白少辉、法院郭洪涛政.府各职.能部.门官.员,团.伙.作假.案、敲.诈敛.财、草.菅.人.命、拒不执行中央的决.策.部.署、藐视法律。为他人充当保护伞,以权谋.私,隐.瞒事实真.相。虐.待.迫.害石风奎、石玉梅、石长喜、石桂田的事实情况。石风奎发扬老党员奉.献精神,救助石长喜,替个人和政.府解决了困难,却惨遭离世。造成两条人.命依然逍.遥.法.外,无人敢管。为了维护石风奎、石长喜、石玉梅、石桂田的合法quan益,现依法向上级领.导部门举报,要求上级领.导严查此事,依法严惩相关嫌.疑人及相关部门法律责任。以告.慰死去的亲人和家属,给家属一个交待。
 

    本人承诺以上所述属实。如有法律责任,由本人承担。
      举报人:石玉梅     石桂田
     联系电话:13521108616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头条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